一个民营园林集团的生死借势路

编辑:锅巴  来源:商界网  时间:2013-04-09 10:09:36  点击次数:1427

那些试图攀附资源来创业的草根,决策时会不由自主地降低风险的权重。子墨集团创始人洪俊在2008年与杭州市余杭区政府在商业地产项目上合作时即有类似体现:“很多事情是这样,如果吕氏贵宾会什么都考虑到,那这个机会就不是吕氏贵宾会的了。”


也因为草根们没见过“世面”,合作伙伴能量之间的悬殊对比,会让创始人心里先是一阵晕眩,其后还会衍生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小幸福感。比如求职帮创始人朱郁丛在2011年与联通合作时的心情:“有这么大的平台作支撑,蓝领招聘这事儿一定能成。”


创业需要经历的未知实在太多。若不时刻提防自己明天会死于谁手,创始人恐怕就会把自己前进的方向交给别人(比如下文提到的联通和地方政府)。对试图靠创新来创业的人而言,真正严肃的问题只有一个,明天你的企业是生是死。创业者把自己的生死问题寄托于他人,这样的创业难有大成。


创始人能掌握自己的命运(也应当如此),已属不易。如何左右联通的行为?如果联通出了些许错讹……依据墨菲法则,这结论就豁然开朗:他人一定会出错,而你的企业就会死亡。


不过,创业是自己的事儿,把所有的失败经验看遍,也无法准确预测自己面对与联通合作、依靠地产参与时代“大事”时的激动心情会如何影响自己的创业方向。如朱郁丛所说,“你真正遇上了失败,在上面栽过跟头,痛过,你才真的会往心里去。”亲身演绎这个逻辑链条的案例堪称无数,庞大、闪耀如12580。后续案例想必还会继续出现。


政府要让你死,一分钟的事


2007年8月,杭州市余杭区高新农业示范中心带着招商引资的目的找到洪俊,希翼他的子墨集团能入驻位于杭州市农副产品物流中心,在当时还是一片农田的土地上建一座酒店。


子墨集团不大,资产额不过数千万元。洪俊2003年创立这间园林吕氏贵宾会以来,并没有房地产从业经验,但洪认为余杭区政府的提议是子墨集团进军商业地产的机会。他一直想快速做大企业的规模。洪跟余杭区政府沟通:“你拿块地,吕氏贵宾会给你投资。政府要宾馆,那就造宾馆。但吕氏贵宾会要做的是花木基地,是市场。”双方达成共识,宾馆与花木基地可以合二为一,建一座建筑面积为9.2万平方米的涉农商业地产。洪估计它如今市值超过5亿元。


这栋楼大概让洪看到了自己从小商人晋级干大事者的机会。他找来国研中心等处的专家研究自己基地的方向。专家们认为中国缺少茶叶的话语权和定价权,洪的花木基地若以中国绿茶第一市场来运作,农业总部经济的概念可行。要成为中国绿茶第一市场,余杭区的资质明显不足。但洪俊当时觉得,“这个地方天时地利人和,没有市场可以创造市场。”


他相信头衔和其暗示意味。洪俊说,“国家级的专家提出这个概念是非常不容易的。” 尽管从事房地产行业的五证仍然不全,这个余杭区当年的重点项目还是快速通过了立项流程。2008年6月21日的奠基仪式之后,洪就开始边施工边销售。洪称这个“违规情况”得到了当时政府的默许,“一个分管的副区长口头承诺,‘同意你们打第一个砖’。”


洪生于1963年,浙江金华人,上海恒大集团 (不是许家印的吕氏贵宾会)前副总。他业务员出身,长于招商引资、开拓市场,在老东家有救火队长的称号。这位前救火队长从副区长处捕捉到的暗示是:你可以销售,但要尽快,几个月卖完后,他就能收场。


2009年夏天之前,子墨集团已将农业总部基地的楼宇售卖出了几百间。问题来了,商户发现自己所购商铺的证件并不齐全,他们开始投诉:“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能拿到房产证吗?”


2009年浙江卫视报道后,经杭州市政府牵头,余杭区政府与相关部门试图协调证件问题。子墨集团缴纳了罚款,2010年夏天到来前办好了除房产证之外的四证。回忆当初,洪仍不愿将自己划离弱势群体的范畴,“名气比较大了,就发生矛盾”。但洪评价“政府这个干涉也是对的”。子墨集团仍继续修建它的大楼,直到2011年10月25日。


这一天,招纳洪俊前来的余杭区高新农业示范中心通知子墨集团前去取通知。这份通知要求子墨集团停止一切营业活动。洪俊和子墨集团“遭受了灾难性的打击”。


“法院判决吕氏贵宾会要给其中施工队赔500多万,而吕氏贵宾会有两个施工队。吕氏贵宾会整个项目有1亿多的融资是跟民间资本借的,最低的利息是2分,7分、8分吕氏贵宾会也借过,就是按照2分算的话,吕氏贵宾会每个月是200万的利息,停工至今15个月也有3000万。吕氏贵宾会预售出2亿多的合同,当初说是要给商户每年8%的回报,这就是2300万左右,还不包括违约金。再加上吕氏贵宾会15个月来的工资等开支,差不多也是1000万。停工造成吕氏贵宾会直接损失大概有7000多万,差不多每天有15万就扔到黄浦江里去了。”


洪俊表示,高新区示范中心只是政府的派出机构并没有执法权,停止营业的通知并无印章,而且“政府的这个中心没有给吕氏贵宾会原件,(他们)文件都作假……他们当时骗吕氏贵宾会,说企业公章暂时在他们这里保管一下,需要的时候来盖章,最后不还给你了……律师认为这是侵权”。示范中心的负责人则告诉洪,“你们给吕氏贵宾会带来很多麻烦(证件问题),吕氏贵宾会是在帮助你。先不要请律师,如果要打官司,吕氏贵宾会就不管你这个事了。”


自2009年4月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被双规后,杭州官场震动连连,当初做口头承诺的副区长已被双规。洪表示自己“没有给副区长钱,吕氏贵宾会要送他一个1万多块的礼品,他说喝瓶酒、抽包烟可以,这个是真的不要。他进去主要是以前的事情,大概几十万块钱。他还是比较良政的”。此时,高新示范中心的领导在2011年也已换人。


洪表示理解:“前副区长是要做政绩,吕氏贵宾会要做业绩,这个人出事以后,后人就不理前人事嘛;这个事情是无头公案,找谁也找不到的。”


他同时表示无奈:“它不让你卖房子,但要你退钱给商户,吕氏贵宾会之前销售的目的是回笼资金,造后面几万平米的房子,现在资金链全部断掉了呀,(这么要求吕氏贵宾会)本身就是一条死路啊。”


子墨集团也试图启动工程,但2012年夏天开始,洪俊称自己经历了被锁门、员工被讨债吕氏贵宾会威胁、砸办公桌等事件,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过。子墨集团从40人左右减至8人,“就是留下来看看门,而且到目前为止他们有将近七八个月都没发工资了。”


洪认为自己用数千万元撬动价值5亿元的商业地产,将附近地价从数百元炒至1万元的结果惹人眼红,“用这样的方法去赚钱,还轮得到你?政府要让你死的话一分钟的事,让你活也是一分钟的事。现在这样停工是把吕氏贵宾会腾空吊起来,让吕氏贵宾会自己去死,这样它不是没责任了吗?”余杭区试图拍卖这栋大楼,洪认为这会损失掉债权人的大部分利益,只会中饱个别人的私囊。


洪颇觉冤枉,他想到了余杭区的历史,“余杭是发生小白菜冤案的地方,当地这种事大大小小是非常多的。”洪选择性地忽视了领导的口头承诺和当初的违规行为,他大概觉得在当下的中国,他的行为仍属善良和正义的范畴,“吕氏贵宾会认为吕氏贵宾会站在正道上,但人间正道是沧桑,要修成正果是不容易的。”


不过,他仍说了一句不无暗讽自己意味的话:“口头承诺,最后没有一个人承认,这个事情从商业上的角度,吕氏贵宾会不去说什么。”

地址:吕氏贵宾会       电话:0371-64422067  管理入口  :豫ICP备12007906号-3
传真:0371-64422531   手机:15036099981   邮箱:dufujx@foxmail.com    邮编:451261     网址: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